學生/家長分享

毅然決定自一份待遇還不錯的公職辦理退休,專心陪讀。

當我看到Jenlin的line,希望我這家長能寫一篇有關陪讀留學澳洲的心得時,我欣然接受!雖然擔心文筆欠佳,但對於Jenlin的請託可是義不容辭啊!只因為在我兒子(Jim)讀語文班至入高中(Glen Waverley Second College School,10年級)階段,受到國際霸凌,要不是Jenlin依專業能力指導以及精神方面的支持,恐怕我(倆)也難度過這挫折的時期,更不用說考入墨爾本大學。

時光倒回至2015.6.23上午,飛機落於墨爾本機場,全家人(除了我、Jim之外,還有我先生、婆婆及自美搭機來的Jim姐姐,為我倆安頓好)聚集一起走出機場,迎接的是風和日麗、不陌生的墨爾本City崇拜墨爾本是全球最適宜居住城市的我,那知這往後3年半的陪讀,是我人生最大的挑戰,也是身為母親陪同孩子成長、茁壯的心酸、堅強經歷!

眼前浮現的是~1幕接著1幕的情景,淚兒也隨其在眼眶轉~某天下午搭乘巴士前往Jim語文學校參加家長會。依Jim前一天晚上告訴我搭乘哪一部巴士?在哪兒下車?往哪方向走到學校(那時我尚未學到交通導覽圖的程式)。急性子的我提早下車了!往前又往後走,只見馬路上一部部來往的車輛及兩側高聳樹林,附近沒有什麼住家或商店。眼見天色漸暗,漸感到涼意!這時有股強烈的孤獨、害怕感覺侵襲而來,令我想哭,但又告訴我自己:哭不能解決事情,我的孩子Jim還在學校等我呢!

約過半小時多,好不容易看到一位年紀與我相仿的黑髮、黃皮膚的大叔,提著自超市買回的大包小包東正要回家。我上前一步,以中文問他,他也不知道學校在那兒?他與我一樣在這裡陪著讀大學的兒子。唉!又是一位不會說英文的家長,即使在日常生活方面種種的不便,但為了孩子願在這異國生活過日子。

只好再往前走,終於看到了幾幢住家,有一位澳洲先生正跑步運動,我告訴自己須得把握此機會問路,否則真的得掉頭回家。但Jim怎與老師説呢?我只好硬著頭皮以簡單(單字)的英文請問他。啊!上帝看見我了!其妻子是台灣人(小時候隨著父母親移民至澳),她開車送我到學校門口。坐上車後,我感覺到她是上帝派下來的天使(其信仰基督教)在引導、協助我!此事永在我心中,非常感激!

某天晚餐後,接到高中學校主任的電話説:蕭太太,語文班的班導師説Jim在分組討論課時,不參與討論、不開口⋯⋯等(學習有障礙)!我本能地回話:不可能!(因為國中導師曾說過Jim是個點子王) 主任對我的口氣難接受,非常不悅!那晚Jim哭了!準備次日去問老師:為何對主任這麼說。(我也準備去見老師)我不阻擋他,反而感到欣慰:孩子長大了!懂得如何捍衛自己的名聲。我教Jim如何婉轉地問法。

次日Jim自班導師口中得到的答案為避重就輕的回覆。另外Jim透露一件事,他希望我能保密。即是小組討論時,同學們都講中文。我聽了後,一切都明白了!我相信Jim是個腦筋清楚的孩子。

之後的幾天與高中主任電話聯繫溝通,只令我倆母子情緒跌至谷底。往後2-3個月時間,我陪Jim讀英文,也錄當地新聞供他多聽多學習(這還是第一次陪Jim讀書)。那真是增進母子感情交流的好時機,我想這對Jim必起作用,永生難忘!

約一星期後又是家長會日期(監護人、學生、老師以及翻譯者),報到處的澳洲人女老師對於我說:I'm Jim's mother. 感到很驚喜!當下我很納悶又高興。事後透過翻譯,她(教Jim地理之類的老師)說:學校以Jim為榮。天啊!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?為何班導師形容Jim是個學習有障礙的學生,而這位老師卻稱讚Jim的表現是優秀的!無論如何,我相信Jim絕對是位品學兼優的好學生。(寫到這兒眼淚又掉了~)

這2-3個月的煎熬、陪讀英文(經常在Jim上床睡後,我仍然查白天以手機錄得新聞的英文單字,彙整好資料,也因此常常打盹),造成我頸椎患疾(骨刺)致雙手指剌麻感、肩部不適!至今不毎日自我復健運動或是氣候變冷時,不適的症狀即出現。但是我不後悔,因為為了我孩子Jim是值得的!

初到墨爾本時,租房不容易第1年住在非學區處,去學校得先搭巴士(約30-40分鐘),再換搭火車(5分鐘),走路約5-6分鐘,假若車班不誤點的話,1趟行程近1小時。有一次Jim搭上巴士將經過平交道前,柵欄警示燈一直響不停(我在客廳聽到了),我想:完蛋了,它故障了!自窗戶望見Jim搭的那班車即停駐在平交道前,其後即是1條龍的車輛。可想而知,那時的我可是心急、又擔心這下不知要拖延遲到什麼時候?到校後Jim會講出遲到的原因嗎?沒上到課是Jim的損失啊!那一次延遲了將近1小時。自那一次以後,每上課日我必定站在窗戶前看Jim搭的那班巴士安然駛過平交道後,我才放心地去做其他家務事。

VCE維多利亞省的證書教育Victorian Certificate of Education的簡稱)放榜前一晚,Jim難入眠,便向我傾吐心聲(真難得!):我的壓力好大啊!黃小姐(Jenlin)及周圍師長、同學們對我的看法是能夠考上一流或二流的大學,萬一放榜下來成績不如預期,申請不到好學校的話,豈不是成為只會說大話,做事不踏實的⼈嗎?(其實jim為⼈處事是很低調的,不像我這個媽)我安慰他:媽看得出來你在這3年半以來,很認真地求學及⽣活。若考的分數不如預期的好,也沒關係,因為你已經努⼒了!
7:00 AM 放榜,我先被鬧鐘叫醒,接著被Jim的喊叫⼀聲(似失望的聲⾳),嚇得更清醒!這時才知Jim早已坐在電腦桌前查分數了!看到Jim 激動掉淚,我正想拍拍他的肩膀,安慰⼀下。卻聽到的 是:分數比預期的⾼!(⾼出申請入墨⼤第⼀志願最低⾨檻分數,多3分多)有片刻時間,我⺟⼦不⾔語,只聽到彼此的泣聲。 回憶至此,我⼜掩⾯哭泣了!
⾃從被校⽅主任取笑:現來⾃台灣的學⽣,英⽂程度遠遠趕不上⼤陸學⽣了!(Jim在台灣就讀 的國中學校是台南地區稱得上有名氣的學校。Jim英⽂程度在同屆⼀千名學⽣中可排上前⼗幾名)為 了不丟台灣⼈的臉,從那時後開始,Jim於每週六去補習班補英⽂寫作(one to one),教課老師很 稱讚Jim;同時我也以⾝作則,利⽤時間、創造機會,主動學習英⽂,多向澳⼈、交通警察詢問事情,以增進我的英⽂程度。(雖然⾄今英⽂沒多⼤進步,但是開⼝說英語的勇氣⼗⾜!)


老天爺終於看到我⺟⼦共同努⼒:VCE中英⽂成績,Jim 是國際學⽣中拿到最⾼分的,⼤陸學⽣⼤部分都是全⽅位補習,Jim只補英⽂寫作,其他科譬如⾼級、中等數學,Jim 是認真研讀的。 我常常在想,雖然今世我與先⽣會盡⼒幫忙他⼈,做⼀些善事;但還是不夠的,必是上輩⼦也做了不少善事,才會讓我們機遇Jenlin 這位貴⼈。記得第⼀次與Jenlin ⾒⾯是在⾼雄⼩型的招⽣說明 會。那時Jim將入讀國中的年齡,我帶著Jim去⾒Jenlin主要認識澳洲墨爾本的⾼中學校。

Jenlin 很專業、熱忱地為我們介紹澳洲各州的⾼中名校。其兩句話深刻地在我腦海裡:
1.為澳洲政府在台招⽣,視為志⼯,不收取任何錢,只領澳洲政府給付的薪資。
2.將台灣的⼩孩推上國際舞台上。哇!多⾼尚的職業道德及⽬標!也因此往後的這幾年中,, 我幾位親友的⼩孩也請jenlin 幫忙申請澳洲留學.從其⼝中傳⾔:黃⼩姐不但具專業、有能⼒⽽且很 認忱、有耐⼼,是同⾏界No1!

為何我將兩個⼦女都送到澳洲讀書?(女兒在澳洲讀⼤學、碩⼠畢業。⽬前隨夫婿⼯作定居美 國)原因如下:
1. 是個包容東、⻄⽂化且友善的移⺠國家(很多⾃東南亞、中東國家來的移⺠)。
2. 在教育⽅⾯,注重因材施教,學以致⽤。(例如在讀10年級時,即有專⾨老師多次地評估、輔導 學⽣的興趣及專長,協助學⽣畢業後的就學、就業)
3. ⼈⺠很守法,在治安⽅⾯比美國、歐洲國家好太多了。
4. 地廣⼈稀,空氣品質、⽣活環境很好。
5. 距離台灣不遠,搭機⾃台灣直⾶,⾶九⼩時多就抵達澳洲了。(睡個覺醒來就到了)

​​​​​​​我很慶幸的是,為了Jim國中畢業即當留學⽣(因為此青少年期的男孩在⼼智⽅⾯未成熟、穩定,⾏為容易偏差),毅然決定⾃⼀份待遇還不錯的公職辦理退休,專⼼陪讀。還好,有我這虎媽 的陪同下度過*國際霸凌*時期(Jim入⾼中後,在校表現得讓師⽣們稱讚,更令主任誇讚不已)。另 我要強調的是:聰明才智,⼤家都差不多,只要訂⼀個正道⽬標,排除⼀切障礙,勇往邁進(不當龜兔賽跑中的兔⼦,寧願當那隻烏⿔),相信會成功!(⾄少會獲得不差的結果) 最後以9個字代表我與Jim⼼酸經歷的感觸,即*為⺟則強;⼀步⼀腳印*
​​​​​​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