學生/家長分享

從2009年末到現在,我在澳洲求學和工作滿十一年,這段成長路程上,Jenlin和連鑫的人員一直是在背後支持我的樑柱。

從2009年末到現在,我在澳洲求學和工作滿十一年,這段成長路程上,Jenlin和連鑫的人員一直是在背後支持我的樑柱。從我高中時期的徬徨與陌生,到大學的成長與抉擇,除了家人的陪伴之外,Jenlin是第二座靠山,總是在最關鍵的時刻給予協助。對我而言,Jenlin不只是專業的澳洲留學仲介,更像一位朋友。在飄洋過海後,人在異鄉遇到困難時,最需要像連鑫這樣可以信賴的仲介。

求學過程中有幾次遇到困難,Jenlin都協助我度過,這些幫助是超越一般仲介所需要提供的。剛到澳洲,是跟姊姊在布里斯班從高一開始讀,選擇住在寄宿家庭。Jenlin透過在當地認識的老師推薦一個Homestay,家庭環境非常良好Home媽對待我們也如同自己的孩子。跟其他國際學生聊天才發現,大部分住Homestay的同學會有一點寄人籬下的感覺,但我跟姊姊覺得在寄宿家庭有家的感覺。對於人生地不熟的我們,這個家給我們很大的精神支持。在學校裡我也經歷過少數白人同學的言語歧視,Jenlin得知後,非常慎重地要求學校老師的介入,也開導我和父母要如何面對歧視、轉換思維、保護自己。高三畢業後,我選擇到墨爾本面試幾間大學,Jenlin特地聯絡她以前代辦過、在墨爾本的學生,讓我借住學姊的家。學姊非常熱心的帶我認識四周環境、坐火車去大學面試、參加朋友的聚會,這些都幫助我適應墨爾本這個新的環境。後來順利進入RMIT University的室內設計系,但大一讀完那年,我決定轉換方向,轉學到The University of Melbourne的建築系。當時Jenlin馬上幫我處理,簡化繁瑣的過程也幫我更新學生簽證,我只需要專心提供文件,新的學年一開始,就順利進入新的大學就讀。從高中到大學,是一個青少年轉變成大人的時期,許多的不安來自於缺乏經驗和不成熟,這種不安對於在海外求學的學生更是加劇,語言、文化、生活圈完全是從零開始,重新建構。我非常慶幸當初選擇連鑫,除了簽證方面的便利,也在我遇到困難時給予幫助和開導,讓我這條路走得順利、安心許多。

大學畢業後,我選擇先工作一年,體驗出社會的感覺並且累積建築相關工作經驗,讓自己更清楚是否繼續進修建築碩士。在這一年,我找到一份學生助手的工作,是在墨爾本當地的建築事務所,直接接觸建築師和客戶,並且協助一個建案從無到有的每個階段。這份工作讓我看到建築設計的本質,還有了解到我還缺乏什麼技能,是在之後讀碩士時應該注重的。當我準備回大學讀碩士時,Jenlin已經幾年沒聯絡,因為上一次是Jenlin幫忙處理大學轉學的事宜,那之後就是安穩的讀士。在幾年後,已經是20幾歲的我,已經可以自己處理申請碩士的事宜,但學生簽證方面還是回去找Jenlin幫忙處理,因為實在是簡單許多。Jenlin與澳洲各地的高中大學都有溝通管道,所以在入學文件的處理會比較快,而這也會加速簽證的辦理。之後讀碩士時,也同時繼續建築事務所的工作,兼職工作加上全職學生的情況下讀完兩年的建築碩士。畢業後也順利的繼續工作終於在墨爾本真的定居下來。現在往回看,從第一天踏上澳洲留學的旅程到現在,除了自己的努力和成長在很多時刻,遇到不知所措或困擾的情況時,Jenlin都是馬上關心、馬上盡力協助,可以感覺到她一心希望她的學生在澳洲可以無後顧之憂地專心讀書,完成自己的目標。現在偶爾有新的學生想來墨爾本讀書,Jenlin也會介紹他們給我,回答各種留學生會有的問題,不管是生活環境或是讀書方面的疑問。這也是選擇連鑫作為仲介的優點,就是Jenlin在澳洲各地都有以前辦理過的學生、各大學校的聯絡方式、還有其他有幫助的人脈連成一個互助網,讓在澳洲的台灣學生有管道尋求協助。

最後推薦澳洲的優點,在生活環境方面,比起歐美國家,社會安定、豐富的多元文化、治安良好。在教育方面,學校的教育方式是注重自我意識、獨立思考、建設性評論,對於人格養成和自我探索的能力有很大的幫助。希望所有學生都能找到自己的熱情和優點,完成自己的目標。